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动态

微电影制作中的艺术追求
日期:2017/10/9 访问:

      现代社会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对于精神生活的需求越来越个性化、精细化。高成本,大制作的院线电影满足不了所有人的需求,微电影作为一种新兴的艺术形式则顺势而生。新兴的艺术形式总免不了与现实的摩擦融合,微电影的制作环境现在还处于摸索的阶段。很多微电影制作粗糙,做工简陋,画面连基本的美感都欠缺,更谈不上有什么艺术追求。

 

      每当看到这些流水线一般的微电影,都不禁想起谢晋等老一辈导演在电影制作中对于艺术的追求。现把谢晋导演对于中国电影的思考摘录于下,并附上笔者对于中国微电影制作现状的一些思索,希望对那些把微电影制作当成流水线作业的导演有所启发。

 

     

      “电影导演是用镜头进行写作的作家。从苏联的爱森斯坦到美国的科波拉,凡是比较优秀的对世界电影有贡献的导演,都有这样一些共同的特点:他们不仅是艺术家,而且是学者,是思想家。他们有丰富的激情,有强烈的事业心,有坚韧的献身精神。这次在马尼拉遇到《甘地传》的导演,他为拍这部影片作了二十年的准备工作。我国有的导演也是如此,如凌子风为拍《骆驼祥子》也酝酿了很长时间。只有用这种精神进行创作,才能拍出比较好的片子。”

 

      现在很多微电影制作周期是三个月左右,时间紧,任务重,连轴拍摄也不罕见。我们都知道慢工出细活。电影是一件艺术品,这种拍摄心态、拍摄状态很难拍出好作品,更不要说拍出真正有影响力的艺术品。

 

      “我常常想,我们电影的风格流派为什么不大容易搞出来?事实上,我们有点风格就不错了。电影是综合艺术,不像作家可以比较自由地在作品中表达自己对生活的独特见解和强烈的艺术个性,比较容易形成自己的风格。电影风格的形成必须具备一定的条件。第一是导演本人的思想和艺术修养;第二是要有非常适合自己风格的剧本;第三是要有强有力的、志同道合的、自己能指挥得动的一帮人,即要有一个精干团结的摄制组。据我自己在创作中的体会,凡是自己非常喜欢,能够把自己摆进去,以剖析自己心灵开始的戏,容易拍得好。”

 

 

      现在很多参与微电影制作的导演,不仅本身缺乏文学素养不过关,更是缺乏生活经历的积累。对于他们来说,微电影制作只是一项机械化的工作,而不是带有强烈个人风格、强烈艺术追求的一项事业。

 

      “拍《天云山传奇》时,我曾对摄制组一些同志将,这些人物身上有你也有我,宋薇身上就有我的影子。我参加过反右,批评过吴永刚,批吴永刚是从不通到通,也喊过口号。我在创作宋薇这个人物时,是把自己摆进去的,把她身上的很多东西与自己的经历结合了起来。只有能够触动自己的,才能触动观众。这已是文艺的常识。但我们现在经常还是违犯常识。”

 

      我真的很想请问现在参与微电影制作的这些“导演”,你们看到自己的作品时是什么心情?

 

      “我常听一些导演讲:“这个剧本我不大喜欢,但还是拍了。”我接触的一些中青年导演,他们接的本子,跟我五十年代拍片时遇到的情况是一样的,大多数本子是属于分配性质的。为什么明明是自己不喜欢的本子,还要拍呢?因为机会难得,权当“练兵”吧。在这种情况下,平庸作品的大批涌现就不足为怪了,要拍出比较好的、有影响力的、动人心弦的影片,自然就比较困难了。近几年一些青年导演拍出了一批优秀影片,他们之所以获得成功,个人的修养固然是首要因素,而剧本是他们自己选择并且倾心拥抱的恐怕也是一条重要的原因。我觉得这也是一条创作规律,如不遵循这个规律,就会受到惩罚。”

 

      这可能也是现在很多参与微电影制作的导演们的苦衷。这个圈子就这么大,不可能每个导演都能接到自己心仪的剧本。他们也要生活,也要通过不断地导戏来成长进步。我只是希望这些导演们在被生活裹挟时能不忘自己的初心,不忘自己当初选择这个职业时的艺术追求。在现在过度商业化的微电影制作泥潭中,成长为一株出淤泥而不染的清莲。我相信,这也是谢晋等老一辈导演对于他们接班人的期盼。